• 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 最新新闻
  • “电子烟的风口来了”的论
  • 中国有较浓的炒股氛围不同
  • 中国互联网公司加班问题的
  • 深入村县建设商业基础设施
  • 对于接下来体育产业的发展
  • 目前球队可以稳定仰仗的射
  • 亚洲女性拥有青春般完美的
  • 天津市体育局推动与“一带
  • 活动以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
  • 电科技已真正打造出自身的
  • 热点新闻
  • 车后都堵“疯”了 俩出租
  • 顺德警方破获一起网络诈骗
  • 我市机械制造业发展
  • 第七位参赛选手也浮出水面
  • 活动以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
  • 社会公开征集“体育+慈善
  • 里约奥运会在即 中国运动
  • 里约奥运会在即 中国运动
  • 前8个月我国机械工业累计
  • 为中国精神注入“美的力量
  •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中国有较浓的炒股氛围不同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4-17 09:52  
        就像中国沪深证券交易所,胡志明和河内两家证券交易所门前也设有公牛铜像,不同的是,胡志明交易所公牛面前还有一只快被顶翻的“黑熊”。
      目前,在越南开户的中国人有3000多人,今年来开户数量还在快速增长,总数暂时排在美国人、欧洲人和韩国人之后。
      由于越南股市整体交易量还不高、流动性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不过,这种状况有望得到改观,因为越南政府正在出台强力措施,提高市场流动性,对股市进行扩容。
      其中,有两件大事值得关注:一是,借助资本市场渠道,当地国有控股企业的减资和退资工作在有序推进,更多大型企业在排队上市,这被市场各方视为较好的投资机会;二是,越南证券市场交易制度酝酿改革,计划最快今年底推出T+0交易。
      外国人2.77万开户“在我们这里,如果有钱的话,可能更愿意炒地皮。”在越南隆安省一家中资企业工作的阮先生对证券时报记者说,“最近10年,城市周边的土地价格涨得厉害。”
      与中国有较浓的炒股氛围不同,越南当地居民对股市还较陌生。记者问过多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当地人,他们基本都摇摇头称,很少听说有亲戚或身边朋友在炒股。华泰证券今年一季度对越南市场调研后认为,目前越南中产阶级达300万人,当地证券市场类似于中国资本市场15年~20年前的状态。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在越南开设证券账户的个人投资者为210多万户,约占当地总人口的2.26%。其中,开户的外国人占比不足1.3%,且来源比较多元化,中国人数量并不占优。
      越南建设证券副总裁、研究所所长杜宝玉介绍,在越南开户的外国个人投资者超过2.77万人。其中,美国人最多,紧随其后的是欧洲人和韩国人,中国人排在第四——有3000多人。按照2019年以来较快的开户增长势头,预计一季末中国人总开户数应能突破4000人。
      作为散户主导的市场,越南的机构投资者正在缓慢增长。截至去年底,越南证券市场的机构开户数为9100户。其中,外国机构开户数为3242户,同比增加35户。
      国内私募机构弘哲投资董事长郝丹在2015年中国国内股市大幅下挫之后,开始关注越南市场的投资机会。他认为,当地股市流动性较小,目前手握大资金的机构在二级市场上机会还不多,当前可关注越南积极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所带来的机会,诸如电力系统的建设。
      过去几年,郝丹已经投资控股当地两家上市公司,分别为越南投资证券、越南一号电力建设公司,并担任这两家公司董事长。
      商务考察之余开个户目前,两家中资控股的上市券商越南建设证券、越南投资证券都在积极与大中华区投资者对接,近期接待了大批中国商务考察团。在两家公司总部,越南文的公司名字下方均有一行中文公司名称,中资血统由此可见。
      采访时,记者注意到,这两家券商的开户大厅与国内传统券商营业部内部摆设类似,一边是开户及咨询柜台,不少工作人员都能说流利的中文;另一边设有几排休息座位,前面的屏幕显示当地两家交易所的股市行情。
      自从越南政府放开外国人到当地炒股的限制之后,中国人开设证券账户的手续也相对简单,持有本人护照和旅游签注即可在当地证券公司营业部办理。据了解,近期一些到当地商务考察的中国人,工作之余还顺便开了股票账户。
      具体而言,办理开户手续时,来自中国的开户者需要在证券开户合同、第三方存管合同上多处签名,除了签中文名字,还要在名字下方标上名字的拼音。其中,填写第三方存管合同时,工作人员还会进行录像留痕。整个过程下来,大概需要半小时。
      越南建设证券工作人员介绍,两个合同签完名之后,客户需要再等待大约7至10个工作日的审批时间(包括国家存管中心审核、开立股东账户),整个开户流程即可告成。届时券商会发电子邮件告知如何使用交易软件等细节。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中国国内外汇管制较严格,要转钱到越南炒股仍会有一些障碍。
      外国股民最关注啥行业,从外国投资者的喜好看,最关注房地产、零售和日用品行业。去年末,这三个行业股票平均市盈率分别为27.16倍、13.87倍和9.69倍,其中房地产行业市盈率已属当地较高水平。
      具体到选股,外国投资者去年净买入最多的三只股票分别是VHM、MSN和VRE,买入金额为75亿元人民币、3.84亿元人民币和0.96亿元人民币。VHM即Vinhomes股份公司,是越南第二大市值公司,为一家高端房地产品牌公司,也是越南最大的地产公司Vingroup集团旗下子公司。MSN为越南Masan(马山)食品公司,是越南本地最大的民营食品公司。VRE则是越南最大的购物中心开发商和运营集团Vincom Retail公司,也跟地产有关。
      目前,越南有两个证券交易所三个市场(河内交易所除了主板,还下设创业板市场),共有1500多只股票,去年底总市值约为1.12万亿元人民币,房地产、银行和食品饮料行业市值位居各行业前三。
      提高证券市场流动性,在越南证券留记中心(VSD)新的总部大楼,该中心董事长阮山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证券留记中心将与证券市场所有成员一起努力完善各项准备工作,以在2019年底或2020年开展T+0交易。”
      证券留记中心在证券市场上扮演的角色相当于中国的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是越南证券登记、托管和清算机构。
      采用T+0交易是为了提高股市交易流动性,也是为股市扩容和吸引更多投资者而服务——这是当前越南政府在资本市场上要完成的重要任务。
      今年2月,当地政府出台的《2020年证券市场和保险市场结构调整及到2025年的发展目标》这一指导性文件提出:股票总市值要在2025年达到GDP的120%,股民开户数要达到总人口的5%——比目前开户数增加一倍。
      不过,受现行T+2交易制度等因素约束,越南股市当前整体交易还不够活跃、流动性相对较差,这影响了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数据显示,去年越南股市日均成交额虽已有所增长,但也仅有18.82亿元人民币。
      为改变这种不利局面,上述指导性文件及8项配套政策中,把提高证券市场流动性作为政策的重中之重。具体措施之一,就是证券市场交易机制将由T+2交易直接升级为T+0。
      记者到越南采访前后,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越南政府正在推进的国有资本从企业中减资或退资,带来了较好的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据介绍,当地一些企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国有资本退出,特别是国资持股的上市公司,通常质地优良、盈利情况相对较好。目前,越南政府正在积极借助资本市场渠道,来开展该项工作。
      新的减资与退资正在推进之中,诸如西贡饮料酒品股份总公司、越南油气总公司、航空港总公司、后江药业股份公司、Viglacera股份公司有望在2019年完成退资。其中,航空港总公司30%股权预计卖30亿美元,越南油气总公司30%股权预计卖25亿美元。近日,《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报告(2018)》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以上疑问都能在该报告中找到回答,该报告展开了一幅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新图景:进入21世纪后,海外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关注已超过了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关注。中国文学已走向了更多国家和地区。其中,小说、诗歌仍为重头戏,而科幻文学已成为一张新名片。
      《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是对中国文学在海外的发展情况进行的一次“普查”。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国内高校近20位专家学者组成了调研团队,对2015年至2016年度中国文学海外的发展情况进行动态跟踪调研,并对2012年至2014年的情况进行了对比和回溯。调查范围涉及美国、英国、俄罗斯、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印度等众多国家。报告主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姚建彬关注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十余年,为时两年的调研分析,让他看到,中国文学海外发展的版图正在扩大、音量正在提高。
      新名片:中国科幻文学掀起“新浪潮”,中国科幻文学走出去的“第一步”要回溯到1964年,老舍的长篇科幻小说《猫城记》英译版由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出版。半个世纪后,中国科幻文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可见度”。刘慈欣、王晋康、韩松……仰望星空的中国科幻作家已将他们的作品带入了12个语种的国家,国际科幻界、媒体及大众读者的关注与好评纷至沓来。2016年,法国《世界报》就在其副刊以“首开先河”为题,整版报道了中国作家刘慈欣,称“这位多次获奖的作家开辟了中国科幻小说更具颠覆性的复兴之路。”
      《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报告(2018)》显示出的一大亮点就是,科幻文学在中国文学海外发展进程中异军突起、成绩斐然。
      2015年5月及6月,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在其专刊“未来”中分别刊发了中国科幻作家李恬的《水落石出》和夏笳的《让我们说说话》。这是该栏目开创15年来,首次刊登中国籍科幻作家的作品;
      2015年至2016年,中国科幻文学共有4部长篇小说、65部中短篇小说获得英译并且首版或再版。4部长篇小说中3部来自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而《三体》已经获得8个语种的外译,截至2016年6月,《三体》三部曲全球累计发行量超过16万册。
     近两年,美国著名科幻文学杂志《克拉克世界》和科幻电子杂志《不可思议》加快了对中国科幻文学作品的刊载频率,有时每隔一个月就发表一篇。
      自2015年8月刘慈欣捧得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开始,中国科幻文学便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科幻小说已成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新名片。”姚建彬说,这不只是国内学者的判断:早在2013年,美国韦尔斯利学院从事中国科幻与文学研究的副教授宋明炜就在文章中首次提出了“中国科幻文学的‘新浪潮’”这一概念,指出中国科幻文学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产生了“现象级”影响。
      重头戏:类型小说出版抢手,诗歌外译30余国,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街头的许多公交车车身上,印着一则新书广告,红色丝绒上铺着木格,一颗骰子放在其中一个格子中,显得十分醒目,书名是西班牙语“EI Don(解密)”,一旁的广告语写着“谁是麦家?”——这是2014年6月西班牙行星出版集团在投放的《解密》一书的广告,共投放了18条公交线路,可见其推广力度与诚意。甚至曾有评论称,麦家在海外图书市场上掀起了一股“麦旋风”。
      “中国当代小说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重头戏。”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姜智芹通过调研发现,谍战等类型文学对外翻译崛起,“谍战小说中,有一半以上是在国内一出版就被国外译者看中,迅速着手翻译,并由国外的出版社出版。通俗文学的谍战类小说比纯文学出手迅速,丰富了海外认识了解中国的途径。”
      在纯文学领域,一个标志性事件是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姜智芹认为,进入21世纪以来,纯文学作品在海外的传播态势看好,不仅海外译介数量不断提升,题材也日趋多样化,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莫言作品在美国销量达到巅峰,为19534册,其后几年销量总体稳定在3000册左右。此外,一些学者指出,法国是译介莫言作品最多的国家。
      在当代诗歌领域,“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诗人吉狄马加的诗歌在海外的成功译介可谓异军突起。”同济大学教授孙宜学负责中国当代诗歌海外发展调研部分,他认为,“吉狄马加代表了中国当代诗歌‘走出去’的最高水准和最好水平。”据统计,从2005年第一本诗集外译起至2014年,吉狄马加的诗集已由22家出版社出版,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走入近30个国家和地区。
      同时,当代诗歌对外传播的整体版图面积也在扩大。孙宜学认为,与2012年至2014年间中国当代诗歌主要向英、美、德等传统文化大国译介不同,2015年到2016年,中国当代诗歌“走出去”的势头继续走高,新增了2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土耳其、蒙古国、波兰、塞尔维亚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20多种语言,出版了包括杨炼、西川、欧阳江河、于坚等中国当代诗人的个人诗集34部。
      中国文学既要“走出去”,也要“走进去”,中国文学海外发展的最主要趋势是什么?
      在姚建彬看来,与2012年至2014年相比,自2015年起,中国文学海外发展景观更加丰富多样。这一动态情况反映了一个事实:中国本土的当代文学创作是丰富多样的,海外读者也正日渐积极而主动地追踪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轨迹。
      例如,2017年韩国《亚洲经济报》刊载了一篇题为《3亿3千万人被深深迷倒,中国网络小说引起市场大爆发》的文章,以肯定的态度指出“中国网络小说现已延伸到全世界,成为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与中文的窗口”。2015年至2016年,《琅琊榜》《花千骨》《云中歌》等中国网络小说被陆续引入韩国。
      从各类海外版权输出数据、图书销量及读者反馈来看,海外的出版商、翻译家、汉学家和普通读者,已经将关注中国文学的眼光,从传统意义上的小说、诗歌、戏剧和散文,投向了中国当代的科幻小说、武侠小说、悬疑小说、推理小说、盗墓小说、谍战小说和各种当红的网络小说。姚建彬说,这一现象给我们的启示是,推动中国文学在海外的发展,不仅要着眼于把当代中国最优秀、最出色、最具时代特色、最能反映当下中国经验的纯文学作品推介出去,而且要放宽眼界、拓展思路,向非纯文学要发展版图。
      中国文学海外发展的版图扩大、音量提高的背后,是我国政府层面的“送去”与国外译者的“拿来”并行不悖。官方与民间协同努力,促就了中国当代小说海外发展的良好局面。姚建彬说,近年来,我国通过“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丝路书香翻译资助项目”“中国当代作品对外翻译工程”等项一系列项目资助、奖励中国图书翻译和海外出版的项目。这些项目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文学作品多语种版本在全球的热销,使其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
      不仅要“走出去”还要“走进去”,姚建彬说,我们也要看到,目前,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版图中的可见度仍不够,儿童文学的海外传播未得到足够重视。此外,还要积极推动版权代理人制度,据姚建彬介绍,作家阿来《尘埃落定》一书版权被30个国家购买,输出后能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与版权经济人的成功推荐与运作是密切相关的,阿来也曾明确表示:“对于当今作家来说,应付商业其实比较困难,所以经纪人可以帮到一些,这样便于让作家去安心专注于文学创作。”
    Copyright 2015-2016 网页百家乐,百家乐论坛,百家乐策,百家乐官网-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